你知道NBA现在最缺啥吗?看看他们的故事你就知道

AK资讯网 2018-08-09 17:12
不是针对谁!看完他们的故事你就知道NBA现在最缺什么。

如果用四个字来总结上世纪80年代的NBA,估计没有比“黑白双煞”更合适的字眼了。“魔术师”约翰逊和“大鸟”伯德,他们之间的经典对决,就是那个时代的主题曲。

在那个十年里,约翰逊和伯德拿到了其中八个总冠军。有人说,他们是一生之敌,但事实上,球场外的他们却是不离不弃的挚友。

没成为对手,先成为队友

“魔术师”约翰逊第一次看到拉里-伯德,是在一本体育杂志的封面上。当时,约翰逊还是一个大一球员,而伯德的数据让约翰逊很惊讶,他想知道这位一头金发的白人球员在面对他们时能够有怎样的表现。

没想到,他们还没成为对手,倒是先成为了队友。1978年,伯德和约翰逊都应邀代表美国男篮出战一次国际锦标赛。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约翰逊第一次感受到了伯德的厉害之处。

队内训练时,伯德几乎打爆了杰克-吉文斯,当时的大学最佳球员。“拉里-伯德简直要把他生吞活剥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约翰逊感慨道,“我已经等不及要回家告诉我的队友们这个伯德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了。”

而在伯德看来,约翰逊也是当时那支美国男篮里最好的后卫。他们两人在那么短时间内形成的默契有多恐怖?“第一场比赛,我们领先10分还是12分后,教练把我和拉里(伯德)一起派上场,我们瞬间就把分差变成25-30分,就是那么快!”约翰逊说,“把我们换下,领先优势就被缩小,让我们回到场上,表演就继续进行!”

谈到和约翰逊一起打球的感觉时,伯德说:“你就是不由自主地想多传球,或者想抢到篮板第一时间发动快攻。”

两人之间,甚至打出了好几个不看人传球的精彩配合,让人眼花缭乱。有趣的是即便场上心有灵犀到这种程度,场下的两人却几乎没有交流。整届邀请赛打下来,他们之间只说了四五次话,就算说话也只是简单地问个好。

理由很简单,两个人的性格简直互为对立面。“大鸟”是个内向、刻薄、节俭的白人,而“魔术师”则是个外向、爽朗、花起钱来大手大脚的黑人。他们之间似乎不该也不会有什么共同语言。

敌视彼此,自NCAA决赛开始

短暂的队友经历后,两人终于成为了场上的对手。1979年的NCAA总决赛,伯德率领的印第安纳州大遭遇约翰逊率领的密歇根州大。在这场决赛开始前一天,两队的训练日上,“魔术师”本打算找伯德叙个旧。

“印第安纳州大正在训练,我们在通道里等待。当时我走向他们球队,想跟拉里打个招呼,问个好之类的,”约翰逊回忆道,“结果,他的队友们都盯着我,说明天会好好修理我,而他却一句话也没说。”

伯德后来承认他当时确实不愿意和约翰逊叙什么旧情。“我不想和对手拥抱或者击掌,我们到那儿是有原因的,是要去争取夺冠的。”

1979年的NCAA总决赛被誉为美国体育直播史上的奇迹,也被誉为NCAA历史上最经典的总决赛。这一场比赛,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超过3511万人在观看,而收视率达到了惊人的24.1%。

密歇根州大用两名球员时刻盯住伯德,一旦伯德拿球,有时候甚至是四人包夹。伯德把这场比赛称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但他的发挥却失常了。

在这场比赛前,印第安纳州大豪取33连胜,但他们却在决赛里输给了密歇根州大,伯德也在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对决中输给了约翰逊。

从那时起,伯德和约翰逊之间已经产生了敌对的情绪。后来,两人分别加盟了凯尔特人和湖人,这两支球队恰恰又是从上世纪50年代就结下梁子的宿敌。

“我和约翰逊简直是在‘火上浇油’,”在形容他们俩进入NBA后的影响时,伯德这样形容道,“人们总希望看到对抗,一个喜欢竞争的人也总是想和最好的对手对抗,这就是我们俩想要的。”

对抗激烈,从身体到意识

进入NBA后,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决”,发生在1984年总决赛。此前,绿军在1981年拿到总冠军,而湖人则在1980、1982年两次夺冠,只是在1984年前,两人从未率领球队在NBA总决赛上相遇。

“对决?”大鸟后来回忆道,“有关我们个人的对决其实不多,因为我们甚至不在场上对位!我想,我们之间的竞争,更多在于如何帮助队友,因为我们都是乐于和队友分享篮球的人。”魔术师也说,“我想我们彼此需要,因为我们都是对方的动力。”

在那七场惊心动魄的对决中,魔术师场均能得到18分,一共送出创下总决赛纪录的95次助攻;但大鸟却技高一筹,场均能得到27分14篮板,并且多次在关键时刻拯救球队。绿军最终以4比3赢下总冠军,这一次大鸟赢了。

伯德在系列赛第四场最关键的时刻,面对魔术师命中翻身投篮,力挽危局。伯德曾说过自己始终忘不了1979年NCAA总决赛的失利,但在战胜魔术师拿到冠军后,他终于有些释怀了。

接下来,魔术师又在1985和1987年的总决赛中赢了回来。1984年总决赛,魔术师曾在第七场比赛最后80秒连续失误,而这两个冠军,也让他可以感到释怀了。

黑白双煞之间的较量,你来我往,难解难分,也让当时的球迷们一饱眼福,大呼过瘾。

“我就应该狠狠地踹他的屁股,那是我的工作,而他也一样,踹我屁股是他的分内事。我不需要拉里(伯德)喜欢我,但我们尊重彼此,”约翰逊说,“如果我犯错,如果我们球队没有发挥出最好的水准,我知道拉里能打败我,他是能让我失眠的那个人,因为我害怕被他打败。”

这种警惕心理,同样存在于伯德的脑海里。“通常情况下,夏季我每天会投700个球,可是当我投完这700个球后,我正要走,又会觉得他(约翰逊)今天可能投了800个,于是,我又回到场上去继续练习投篮。所以,这种对抗,也时刻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之中。”

一顿午餐,开启友谊之门

1985年,匡威邀请约翰逊和伯德前往印第安纳拍摄一部球鞋广告片,拍摄所在地正好是伯德的家乡。约翰逊表面上答应了这项邀约,但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有些紧张,因为他从来没有和伯德有过一次好好的谈话。

“当时我很紧张,真的很紧张,”约翰逊回忆道,“简直要疯了,我很想知道到时候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他是1984年的总冠军,而我还要去他的地盘。”

在拍摄广告的过程中,两人一句话也没说。拍摄结束后,约翰逊想回酒店吃午餐,却突然被伯德叫住了。“我妈请你吃午饭,去不去?”伯德问约翰逊。

后来,约翰逊回忆起了那次伯德母亲为他准备的家宴。“他的母亲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和我闲聊家常,让我放松了不少,接着拉里和我坐在一起吃午饭,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其实很像。我们都来自中西部,儿时家境也都不好,我们都很重视家庭,也都热爱篮球,拥有相同的价值观。可以说,那一顿午饭彻底改变了我对拉里的印象。”

约翰逊的教练和队友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两个被看作“一生之敌”的球星竟然能坐在一块儿共进午餐,还相谈甚欢。

“相信我,当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约翰逊笑着说道。

其实,伯德在请约翰逊来家里吃饭时,心里也很紧张,他也不知道该和约翰逊如何交流。

在后来的一次访谈节目中,伯德打趣道:“我的兄弟可都在那儿,我准备在家里把他好好揍一顿。”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伯德的母亲和兄弟都很喜欢约翰逊,他们对约翰逊的到来感到无比兴奋。那一顿在家庭氛围下的午餐,也被约翰逊称为是自己和伯德之间“友谊的开始”。

身处绝境,第一个想到的是他

约翰逊被查出感染HIV病毒时,他第一个想要通知的NBA球员就是拉里-伯德。“我觉得我必须亲口告诉他这个消息,”约翰逊说道。

在约翰逊召开新闻发布会前,他打了个电话给伯德,并把一切告诉给这位多年的好友。“最好的感觉就是一个朋友支持你,他(伯德)在支持我,忘记竞争,忘记体育,忘记总冠军和MVP,他站在我这边支持,我永远不会忘怀这份感情,拉里就是这样的人。”

现代医疗技术的进步,让约翰逊战胜了死神,但当时,感染HIV病毒,确实意味着离死亡已经不远了。“我记得那天我正在午睡,我妻子叫醒了我,说是约翰逊的电话,”伯德回忆道,“当我听到这一切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记得当我父亲去世时,我的心脏一阵疼痛,而当我听到约翰逊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的心脏也有类似的感觉,后来几天,我连饭都吃不下。”伯德说。

幸运的是伯德的担忧,并没有成为现实。约翰逊活了下来,两人之间的友谊也变得更加坚固。2002年,“魔术师”约翰逊加入篮球名人堂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伯德成为自己的引荐人。伯德也很乐于接受这份荣誉,“我很荣幸能引荐一个我十分尊敬的朋友,我一直很尊重他。”

一般来说,引荐人大多和入选者有比较深厚的渊源:或曾并肩作战,是多年好搭档;或对方乃队内前辈、慧眼伯乐;或是自己儿时偶像,至今仍心生敬意;或乃一生劲敌,后来一笑泯恩仇。

选择引荐人这件事上,约翰逊当时也没有多作考虑,因为“拉里-伯德”是他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名字。

“拉里只骗过我一次,你说会有另一个伯德,但这个联盟不会再有另一个伯德。”约翰逊感慨道,“有多少人能与彼此联系这么紧密,还能成为冠军、竞争者,并且最终成为朋友?”

“黑白双煞”这一对,的确史上罕见。

从1980年-1988年,湖人、凯尔特人拿到了九年里的八个总冠军,伯德和魔术师是NBA80年代所有人的焦点,如果他们联手,也许可以垄断总冠军,但伯德说,“那个时代,我无法想象自己加入湖人,和魔术师一起打球的情景,我宁愿努力去将他击败。”他们的竞争精神或许正是这个时代所欠缺的吧!

NBA 竞争精神
评论留言